王志宝主席在“第五届第二次全国桉树论坛暨产业展示会”上的讲话

时间:2011-9-21 19:58:49    来自:桉树中心    浏览数:1870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林业局原局长、中国绿化基金会王志宝主席

2011年9月15日

    有机会参加由中国林学会和广东省林业局共同主办的2011年“全国桉树论坛暨产业展示会”很高兴。这是一次很重要的论坛,因为,论坛主题虽然是“加强桉树的科学经营和开发利用,促进桉树可持续发展”,但是,我认为它已超出按树研讨的范畴,关系到国家现代林业建设,关系到林业产业发展,因此,我首先要对本次论坛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预祝论坛圆满成功。
    利用论坛的机会,作为在林业战线工作了半个世纪的老林业工作者,对如何理解和把握现代林业问题,简要的谈点个人意见。
    一、什么是现代林业
    我认为,要理解现代林业,首先要理解森林的涵义。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片面的理解,认为二木成林,三木成森,树多了就是森林。实际上,这种理解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森林并不仅仅是指林木而言,森林的全部涵义应包括林地、林木,以及依托林木生存、生长、繁衍生息的野生动物、野生植物和微生物,这一综合体叫森林,从林学意义讲,森林是一个群落的概念。
    大家都知道,国家正在大力推进现代林业建设。在理解了森林涵义的基础上,才能理解现代林业。我认为,现代林业的基本特征有以下几条:
    (一)现代林业应该是以森林多功能满足人类多需求的林业。森林的多功能可归纳为三大类:
    一是满足人类对生态改善的需求,即通过森林生态功能的充分发挥,确保国家的生态安全,国土安全,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
    二是满足人类的经济需求,即通过森林经济功能的充分发挥,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提高提供重要的生产、生活物质。
    三是满足人类的精神文化的需求,包括森林文化、森林保健、森林旅游、人居环境改善。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现代林业多功能的发挥必须是和谐统一的,相互协调的。
    (二)现代林业应该是森林的经营管理和利用是可持续发展的,所谓可持续发展,就是现代人对森林的经营利用以不损害森林的延续和后代人的利益为前提。这就要求人们必须做到:树立人与自然、人与森林必须长期和谐共存、和谐相处的理念;确立在森林经营管理和利用中,确保森林面积越来越多,森林质量越来越好,森林各项功能越来越完备。
    (三)现代林业应该是森林的经营管理和利用是以现代科技为支撑的,用现代管理手段所武装的。包括森林经营的高科技、森林管理手段和产业工艺装备的现代化。
    (四)现代林业其工作应该是以高素质人才为依托的,包括各个层次、各种岗位的人才,也包括用人机制的科学化和用人待遇的合理化。
    (五)现代林业其发展应该是以现代法律制度和道德观念为保证的。包括有完善的法律和规章制度;有熟悉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的各层次的法律人才;有遵守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的全民行为;有敢于与违犯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作斗争的社会风气;特别是要有全民关注生态、热爱自然、热爱森林、热爱生物的道德观念和行为。

    二、 现代林业的目标
从现代林业以森林多功能满足人类多需求的基本特征出发,国家提出现代林业发展的三大目标:
    第一个目标:逐步建立比较完备的生态体系。这里有几条是重要的,一是要牢牢把握林业发展以生态建设为主的原则,绝不能以牺牲生态换取经济社会的短期快速发展;二是在推进生态建设时,要坚持政府投入为主的原则,实行各级政府责任制;三是要以大型生态工程为依托,实行重点区域重点治理;四是要坚持全民办林业的方针,大力推进全社会参与国家生态建设和保护。
    第二个目标:逐步建立比较发达的林业产业体系。以森林的经济功能不断满足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提高对林产品的需求,是林业战线必须要尽的重大责任。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可以预见到,全社会对林产品的需求,肯定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过程。以木材生产为例,上个世纪末,我国木材总需求量为2.7亿m3,经过短短的十年,现在已增加到4.7亿m3。我们必须要考虑,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又是一个森林资源短缺的国家,如何在确保国家生态不断改善的前提下,立足国内,通过森林的科学经营,不断满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对木材的需求,是林业在推进现代化建设中,在建立比较发达的林业产业体系中,必须要考虑和解决的重大战略问题。
    第三个目标,逐步建立比较繁荣的森林生态文化体系。建设繁荣的森林生态文化体系,是贯彻党和国家提出的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是推进现代林业建设的需要,也是提高林业地位的需要。在传统林业思想影响下,森林生态文化建设,一直是林业工作的薄弱环节。为此,在推进现代林业建设中,必须把建设繁荣的森林生态文化体系摆上重要位置。这里有几项工作是必须着力的:一是通过科学规划,大力构建宣传森林生态文化的阵地和载体;二是通过总结历史文明,挖掘森林生态文化的内容;三是要利用各种媒体,加强森林生态文化的广泛传播;四是要破除传统的作法,把森林旅游景点和保护区,建成宣传森林生态文化的阵地。

    三、 现代林业的森林经营
    森林的多功能是相互关联又相互依存。首先,森林所有功能都是以森林资源为基础的,功能之间既存在对立的一面,也存在统一的一面,是对立统一的关系。以木材生产为例,对森林过度砍伐必然会削弱生态功能,但是也要看到,为了满足以木材为原料的加工需求,要求我们必须要大力营造人工用材林,而营造人工用材林又能直接产生生态效益,为国家生态安全提供了保证。
    总之,森林功能的多样性以及功能之间的对立统一性,构成了林业行业的特殊性。那么,针对林业的这种特殊性,如何实现森林功能之间的协调统一呢?经过林业工作的长期实践,国家提出了林业分类经营的思路,这一思路已纳入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林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之中。
    所谓分类经营就是以不同地区的气候、地理、土质等自然条件以及区域对森林功能的侧重需求,通过森林区划,把森林划为两大类三种经营模式。所谓两大类,就是生态公益林和商品林(包括商品用材林);所谓三种经营模式,就是除了商品林以外,生态公益林又划为严加保护、严格禁伐的纯生态公益林和在兼顾生态效益的前提下,实行低强度采伐的兼用林。生态公益林和商品用材林分别实行不同的管理体制,不同的运营机制,不同的投入渠道,不同的植被建设方式,不同的管理方式。
    之所以推进分类经营:
    (一)分类经营是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因为森林可以向人们提供两类不同性质的服务或产品,一类是还不能通过市场进行等价交换的无形产品,如保持水土、涵养水源、净化空气、保护生物多样性等生态公益产品,当前,生态公益性产品还不能通过市场的等价交换使经营者获得直接的经济效益;另一类是森林提供的有形产品,如木材产品、经济林产品、竹藤产品、花卉产品、林药产品等,这些产品可以通过市场等价交换给经营者直接带来经济效益。林业的这种特殊性,要求林业必须通过分类经营的改革,打破不同性质混为一谈,难以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旧的管理方式和运行机制。
    (二)分类经营是适应公共财政体制改革的需要。国家实行公共财政体制改革就是国家财政支出从经营性、营利性领域退出来,重点保证政府机构、事业单位以社会公益性事业的支出,而林业恰好是集生态公益性和经营性于一体的特殊行业,如何适应国家财政体制这一改革,其办法就是实行森林的分类经营,在林业的管理上,就是通过森林区划,把生态公益林单独划出来,纳入政府的职责,政府出钱建、出钱管,因为这是政府必须承担的公益事业;而划入商品林的则必须按市场经济的要求,实行企业管理。但是鉴于商品林,特别是商品用材林具有的巨大生态效益和促进农民增收、增加农民就业等巨大的社会效益,应实行强有力的财政、信贷和税收扶持政策。
    (三)分类经营是最大限度发挥不同性质林业效益最大化的需要。两种不同性质的林业,追求的效益目标是不完全相同的。因此,对于生态公益林应提倡在有条件的地方尽量采取以封育为主,或人工补植之后再抚育的植被恢复方式,因为这种方式比较容易形成自然生物群落,生态效益好,病虫害少,有利于生物多样性,而且投入也少。商品林业由于侧重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应以高科技、高投入的人工林为主,并实行高集约经营,追求最高的林木生长量。总之,没有分类经营,就难以形成不同性质的林业不同效益的最大化。
    (四)分类经营有利于林业管理的科学化。由于生态公益林与商品林性质不同,决定了两种林业责任主体不同、管理方式的不同。生态公益林的管理职责在各级政府,而商品林必须适应市场经济的需求,其责任主要在企业,在经营者。两种不同性质林业的管理方式、运行机制也是不同的。以木材采伐为例,按森林区划,划入纯生态公益林区的,必须停止一切商业性采伐;划入兼容林区的,必须发放采伐许可证,实行凭证采伐制度;划入商品用材林的,则应该实行按照森林经营者制定的森林经营方案自主采伐的制度,基层林业部门必须要按森林经营者制定的森林经营方案,进行有效监督,取消凭证采伐旧的管理办法,以利于调动造林者积极性。

    四、 影响商品用材林发展的两个认识问题
    一是,一定要破除纯自然保护主义的观点,正确认识和处理商品用材林和国家生态安全的关系。
    当前,社会上有一种认识误区,那就是把商品用材林发展与国家生态安全对立起来,认为,要想确保国家生态安全,就必须少砍树,甚至提出中国干脆不砍树。这种把商品用材林生产与生态建设完全对立起来的观点,对商品用材林发展影响极大,因为,这些人只看到商品用材林生产与生态改善对立的一面,而没有认识到商品用材林的发展与生态改善统一的一面,相互促进的一面,是国家生态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对现代林业思想的一种曲解。实际上,世界上林业产业比较发达的国家都是生态比较好的国家。这就需要林业部门加强宣传,提高全社会对现代林业三大功能辩证统一的认识,否则,就不能破除商品用材林发展的阻力,特别是国家有关决策部门有这种认识的话,就不可能给商品用材林发展以支持。
    二是,分类经营与近自然林业之争。
一个时期以来,在森林经营问题上,国内一直存在着分类经营与近自然林业之争。
    所谓近自然林业,是德国在19世纪提出的以混交林为特征的森林经营,其基本特征是:①以追求森林多功能为目的,但主体目标是生态效益;②在森林经营中,善待自然,尊重自然规律;③在森林经营中,采取顺应自然,实行自我修复的模式;④在木材采伐上,实行低强度择伐。
    我认为,采取什么样的森林经营模式,既要遵从森林经营的自然规律,又要从不同国家的国情出发进行科学的选择。中国人口众多,人均占有森林资源又少,加之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对木材需求迅速增加,决不能把解决木材需求完全寄托在进口和国外采伐上,而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走中国特色的森林经营之路,即:依据森林增长的自然规律,在坚持生态为主的前提下,推动森林的科学区划,实施森林的分类经营,大力挖掘商品用材林的林地潜力和经营潜力,提高林木生产量,以划定的较少的商品用材林地,满足国家不断增长的木材需求。
当然,在生态公益林,特别是兼容林经营中可充分吸收近自然林业经营的经验。

主办单位: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广东·湛江]

Copyright © 2012  ICP备案号:粤ICP备13016617号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人民大道中30号

邮编:524022电话:0759-338281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