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促广东林业崛起的陶铸同志

时间:2012-2-29 9:46:30        浏览数:2297

 

力促广东林业崛起的陶铸同志

陶铸同志是党和国家的一位卓越领导人,他参加过著名的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在抗日战争时期创建鄂中游击区,解放战争年代又担任东北野战军领导工作。新中国成立后的1951年至1966年,陶铸同志先后担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代理书记、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等职务。在他主政广东的15年里,广东省的林业事业突飞猛进,南粤大地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1963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的陶铸同志在给师生作报告。

1959112,国家主席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陶铸陪同下视察工作。

   

        为广东林业发展铺基定调

        位于我国南海之滨的雷州半岛,亘古以来是台风多发区。海风海浪年年侵袭,埋没耕地,侵蚀村庄。沿海山区也是荒山秃岭,水土流失严重,农业年年低产,不少居民被迫搬迁。由于方圆千里难见绿色,灾难一年接着一年,何时才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成为雷州人民世世代代的“绿色之梦”。

        陶铸到广东工作后,对雷州沿海防护林的营造非常关心。1952-1954年,雷州半岛上的广东省电白县农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开始在沿海沙滩和荒山上造林。逶迤20多公里的沙滩上,电白县人试种木麻黄防护林成功,这是我国第一条沿海防护林带,因而得到了国务院嘉奖。

        陶铸在电白县考察后,以极大兴趣听取了县委书记王占鳌的汇报:刚到电白县时,处处是荒山荒滩,天雨未晴土先干,十日太阳旱煞人,风来沙土遮天日。为了防治灾害,王占鳌一开始只注意抓水利,效果不大,后来才意识到要改变电白面貌,还要从根本上抓林业。几年来,造林90多万亩,已开始收效。

        陶铸在电白县考察后,心情格外舒畅,不禁挥毫作诗:电白竟成绿树城,何处栽树不成荫?沧海也叫精卫填,只在无心与有心。

        西江林场是广东省的大型造林单位,拥有12万亩宜林地,以培育速生杉木林为主。1952年冬,陶铸来到该场考察,当时全场已造林9万亩,分布在西江两侧的山上,远望着郁郁葱葱。陶铸兴致勃勃地爬了几个山头,一直爬到主峰顶上,大汗淋漓。他对同行的同志说:“造林与不造林大不一样啊!造林才能保持水土,有了水土才能种庄稼。”听说林场还有3万亩荒山未造林,陶铸说:“如果带动周围群众一起造,还能加快绿化速度。”

        在林场场部休息时,陶铸一边听取场长的汇报,一边同大家研究解决了一系列问题。当场长提到,每年场里要用很大力气垦种坡地,解决职工口粮不足的问题时,陶铸指出,垦种坡地,费工费时,还容易引起水土流失。他指示陪同考察的地、县领导,要给林场增加商品粮供应。陶铸见到林场工人的衣服破破烂烂,便建议场里每年给每人发一套工作服。听说林场工人大都是临时工,陶铸指示要改为固定工,还可以考虑把家属带来一起劳动。

        1958年春天,陶铸到东莞、惠阳一带检查工作,看见东莞至樟木头公路两旁的树木零零落落,远处则童山濯濯,他马上对当地领导干部说:“你们要注意造林绿化,绿化搞不好不行啊!”到了粤东一个山区县,看到满目荒山秃岭,陶铸十分生气,批评该县领导:“不搞造林绿化,就是没有文化的表现。”陶铸还介绍了王占鳌在电白县领导群众发展林业的经验,引起了当地干部的重视。从此,粤东各县加强领导,推进了林业的发展。

        1958年夏秋,全国掀起了全民大炼钢铁的热潮,有人在白云山风景区砍了几棵树,陶铸听闻后,立即打电话给广州市委书记王德,要他严令禁止。此后有人不无感慨地说:“当年如果没有陶铸书记的关心,哪还有今天的‘白云松涛’啊!?”

        1962年,陶铸到汕头地区视察,在普宁至潮阳的途中,发现公路两旁树木被砍掉不少。陶铸随后打电话向汕头地委询问,待查明情况后得到地委领导汇报:“普宁潮阳两县是平原地区,林木稀少,老百姓没柴烧,于是砍了行道树当柴烧。现在我地区造林经费不足,省财政厅可否照顾一下,以便加快山区县的荒山造林,解决烧柴问题,就能保护住公路两旁的树木了。”陶铸获悉后,立即同省财政厅商量,增加汕头地区的造林经费,还再三叮嘱:“一定要发动群众积极造林护林。”

        由于陶铸经常深入林区调查研究,帮助林场解决实际困难,在他当政的数年里,广东省的沿海防护林建设和国营林场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重视林业教育科技齐头并进

        广东林业要想可持续发展,需要不断地供给人才,林业教育是不可忽视的工作重点。而1960年的广东,林业教育像是嗷嗷待哺的婴儿,相当弱小。当时省内只有一家高等林业院系——华南农学院林学系,师资尚且不足,设备条件落后,远远不能适应广东林业发展的需要。陶铸非常重视当地的林业教育工作,与中南局相关领导多次研究讨论,决定将湖南林学院迁往广州,与华南农学院林学系合并,成立中南林学院(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陶铸亲自为该校选址,题写校名,并勾画建校蓝图。后来,陶铸又多次亲临学校检查筹建工作,并提出希望“中南林学院的领导要兢兢业业,与广大师生员工在一起,把学院办好,要在一定时期内达到国际水平”。

        1960年初,陶铸到粤北英德茶场考察,当他看到生机勃勃的万亩茶园时,非常高兴,对陪同的干部说:“什么是祖国的美丽山河?这里郁郁葱葱的‘绿色地毯’就是美丽山河!”

        英德茶场是在荒山上开垦出来的,该场生产的英德红茶,名扬四海,销往许多国家和地区。陶铸参观后当场写下“茶叶要讲科学”的题词,还倡议在场里设立茶叶中等学校和茶叶研究所,并为这两个单位拨了经费,选派干部和教师,从而为广东省的茶叶生产培养了技术人才,推动全省茶叶生产的大发展。

        陶铸对雷州林业局营造桉树速生林非常重视,曾多次到该局考察。一开始,雷州局从澳洲引种的窿缘桉生长不良,树干弯曲,易被大风刮倒,因此有人认为雷州不宜种桉树。其后,该局科技人员引种其他品种的桉树,实现了速生丰产。

        1965年,时任中南局秘书长的雍文涛到雷州林业局蹲点调查,历时10余天,得出“雷州林业局依靠科技,实现桉树速生丰产,为桉树造林树立了良好榜样”的结论。他随即给陶铸拟了一份考察报告,陶铸阅后称赞道:“想不到科学种树有这么好的效益!”当天,陶铸即派人乘民航机,将报告送给正在长沙出差的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谭震林阅后十分高兴,在报告上加上批语后,交《人民日报》全文发表。

        为总结推广广东林业工作的先进经验,林业部党组与中南局及广东省委商定,共同组织一个工作组到广东调研。笔者有幸参与其中,和工作组其他成员在广东省蹲点调查,历时100天,写出了电白县、雷州林业局、西江林场、新会县等10个典型材料,经审定后印发各省(区、市),引起了强烈反响,各地林业部门纷纷到广东参观学习。在中共中央中南局和广东省委的重视下,广东林业逐渐成为全国林业发展的先头部队。

        陶铸同志热爱林业,他为广东省的林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深受广大群众的爱戴。他在《松树的风格》一文中说过:“我每次看到松树,想到它那崇高的风格的时候,就联想到共产主义风格。我想,所谓共产主义风格,应该就是要求于人的甚少,而给予人的甚多。为了人民的利益和事业,不畏任何牺牲……”陶铸笔下的松树,正是他自身的真实写照,他那高山青松般的伟大品格,将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

 

 

主办单位: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广东·湛江]

Copyright © 2012  ICP备案号:粤ICP备13016617号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人民大道中30号

邮编:524022电话:0759-338281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