桉树到底该不该种?

时间:2012-4-24 9:58:27    来自:人民日报    浏览数:2836

近日,不少地方出台规范桉树产业发展的指导性文件。经过20多年快速发展的“争议树”又一次引起各方关注


桉树到底该不该种?

   春回大地,正是植树造林好时光。近日,记者在广东省林业生态示范县河源市和平县采访,却不时听到咚咚的砍树声。林农们砍倒的是速生桉,因为他们陆续发现,种桉树带来了一些生态副作用,经济效益也不太好,砍掉桉树林后,大部分林农准备改种油茶、橘柚等。

  不光是和平县,在南方部分地区,经过自1990年来的快速发展,规范、限制甚至禁止桉树发展成了主旋律。疑问随之而来:桉树到底该不该发展?下一步该如何科学发展?

  “问题树”还是“贡献树”?

  牺牲了部分生态效益,缓解了全国森林资源的压力

  桉树,原产澳大利亚,具有适应性强、生长快、轮伐期短、病虫害少等特点,因此被联合国粮农组织推荐大力发展,目前已成为全球速生丰产林龙头树种。我国目前面积已达360万公顷,累计生产了2亿立方米左右的木材。

  争议一直伴随着桉树在我国的发展。“倒桉派”基于部分地区的种植实践,认为桉树是“抽水机”、“抽肥机”、“霸王树”,种植桉树人工林会引起地下水位下降,土壤肥力下降,抑制和排斥其他植物生长。

  和平县礼士镇龙水村多数林农现在是坚定的“倒桉派”。村主任曾育添说,村里的赤水河这几年到旱季不时断水,河水颜色发黑。很多村民说,那是因为全村不到2万亩山林,种了1.2万亩速生桉,其中8600多亩种在了赤水河的源头——龙塘周围。

  记者在广东采访了几个县市,还听到了“林地种了桉树,就不能再种其它了”,“桉树会分泌有毒物质,扩散到水中可将鱼类毒杀至死”等说法。

  “挺桉派”针锋相对,认为各种“妖魔化”桉树的观点站不住脚,如果科学种植,桉树绝不是“问题树”。

  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主任谢耀坚告诉记者,所有速生丰产人工林树种,因为生长快,吸收水肥自然多。但桉树的水分利用效率很高,远高于松树、相思、黄檀等树种。根据世界各地经验,只要年降雨量超1000毫米,种桉树不会造成地下水减少。桉树吸收养分多,造成土壤肥力下降很正常,关键是合理施肥,土壤缺啥就补啥。

  “桉树七分优点,三分不足,实际上,在一些开始限制发展的桉树适生地区,目前还找不出更好的丰产速生替代树种。”谢耀坚说,由于桉树林是集约经营的人工纯林,生物多样性与自然生态系统相比确实简单,但大多数地方的桉树林下都长灌木、杂草。“澳大利亚各大城市的水源涵养林基本上都是桉树,民众没反映水质不好,更不用说有毒。”

  中国林科院侯元兆研究员长期研究桉树,“只要科学种植,它不但不是‘问题树’,而且是‘贡献树’。”根据国家林业局的预测,2015年全国木材消费量将达到3.3亿—3.4亿立方米,而国内可供应量仅有1.9亿立方米。因此,发展速生丰产林是现实需要。

  “一公顷桉树林的立木生长量,相当于100公顷大兴安岭天然林。桉树用不到全国3%的林地生产了18%的木材,南方发展桉树,牺牲了部分生态效益,却极大缓解了全国森林资源的压力,这是对全国生态建设作出的重要贡献。”侯元兆坦言。

  “农民致富树”还是“老板发财树”?

  租地造林并非最佳选择,企业和农民应利益捆绑

  和平县不少林农“弃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经济收益不好。

  “大多数村民的收益只有地租,一亩地30年租金,还抵不上一棵树,投资老板个个发了大财。”不少地方的林农向记者抱怨。龙水村村民曾文泽说,看着别地农民逐渐以林致富,村民们都想把林地收回来,但租地合同白纸黑字。一些地方租地林农跟造林企业关系紧张,甚至发生了冲突。

  曾长期从事和分管和平县林业工作的黄小平告诉记者,和平县的桉树种植,多数采取外地造林企业租地造林的模式,一亩林地一年租金一般8—10元。

  “林农在产业发展中被边缘化了,这也是很多人反对发展桉树的一个深层原因。” 侯元兆说,造林企业如何与当地农村和农民合作共赢,这是一个关键问题,现在普遍采用的租地造林模式并非是最佳选择,他建议采取企业和农民合作造林的模式,建立一种利益捆绑机制。

  在和平县,经历过桉树产业发展的教训后,眼下,合作造林模式正逐渐被认可。县委书记蓝岸介绍说,以后在发展林业产业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和尊重农民的利益和意愿。深圳市华之粹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与和平县合作打造优质高产油茶基地,公司董事长廖伟良介绍说,公司主推合作造林、先租赁后合作造林、“公司+基地+农户”等三种方式,供合作农户自主选择。

  “树祸”还是“人祸”?

  不要简单禁止,也不应简单推广

  “桉树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是不科学的规划、经营造成的。”谢耀坚告诉记者,当前确有一些地方的桉树人工林带来了一些生态副作用;同时许多地方由于科学规划、适地适树、科学经营,有效避免了这些问题。

  一段时期内,桉树种植发展比较盲目冒进,普遍缺乏规划。记者采访了解到,早些年广东省不少地方为了招商引资开发荒山,几乎不提约束条件,土地租金也极低,一时兴起了一股投资种桉树热潮。一些降水量偏少地区,一些坡度较大的山头地块,甚至河边、水源地、山脊等生态敏感区,都连片种上了桉树人工林,由此带来了一系列副作用。“现在回头来看,当时确实规划不到位。”黄小平坦言。这个问题正逐步得到纠正,近些年,不少省份和市县先后制订了发展规划,出台了规范性文件,制定了一系列管理规定和技术标准。

  粗放式甚至掠夺式种植经营比较普遍。很多地方,几乎都是以“炼山”(放火烧山)和机耕全垦(大片翻耕)的方式种植桉树。“炼山”使原有林地上的生物全被烧光、赶跑,对生物多样性是一种毁灭性破坏;机耕全垦严重破坏土壤表层结构,林下植被在短期内无法恢复,雨季造成表层土壤流失。单一树种、高密度、大面积连片种植,除杂草、落叶、施肥管理不当等这些不科学的种植管理方式也很常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造林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早些年,很多投资商动不动就圈数万亩地连片种桉树,哪有那么多荒山?只能砍树造林。走法定程序,申报很难批准,而且需要缴纳砍伐款、补偿款,而借助“人为的山火”,只需缴纳很少钱就可以在火烧迹地上大面积造林。

  “很多问题,完全可以有效避免。”侯元兆说,比如可以在规划发展区镶嵌式造林,单片造林面积都不大,中间保留沟谷、山顶、河边、路边、村边以及其他生态敏感地段的原生植被;引用近自然育林技术,加大造林株行距,促进林下杂草生长,让杂草、采伐枝桠和伐桩留地肥地;改挖明穴为打暗穴,减少水土流失等。

  对桉树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规范、鼓励、限制、禁止,广东各市县政府态度差异很大。哪种态度可取,要实事求是分析。据了解,在广东一些地方,当年政府大力推动桉树产业快速发展,现在又主导禁桉或者限桉。政府应在桉树等林业产业发展过程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谢耀坚认为,一刀切禁止的做法不足取,政府关键要制定好林业发展规划,明确多大面积商品林,什么地方可发展商品林,制定相应的关于发展商品林的政策法规,颁布有关保证林业可持续发展的技术规程,使造林者有章可循。“至于种什么树,造林主可以自己选择。”

  侯元兆则表示,政府应主要发挥科学规划和检查落实的作用,不要简单禁止或是简单推广。

(人民日报 顾仲阳)


主办单位: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广东·湛江]

Copyright © 2012  ICP备案号:粤ICP备13016617号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人民大道中30号

邮编:524022电话:0759-338281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