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生桉的是非功过

时间:2016-8-5 14:54:35    来自:中国国家地理杂志    浏览数:2551

“摇钱树”为何变成“妖树”?“树之过”还是“人之祸”?作为一种生长迅速、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获得巨大收益的经济树种,桉树一度是中国南方地区林业的宠儿,甚至被桉农称为“摇钱树”。我国桉树种植面积最大的省区是广西,因为政府鼓励种、农民乐意种,在短短十几年间桉树几乎遍布了这里的山坡林地、田间地头。但近年来风云突变,广西各地又掀起了“清剿”桉树的风潮,人们开始历数桉树的种种罪过:“桉树是抽水机”、“桉树是耗肥机”、“桉树有毒”……桉树真的是如此恶毒的“妖树”吗?人们在对待桉树的态度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巨大的反转呢?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6年第6期发表了朱千华的文章,比较权威地评价了速生桉树的是非功过。

我们看到的桉树高挑挺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还没来得及长粗。目前资料统计,桉树共有945个种以及变种,大多品种是高大乔木,少数是小乔木,呈灌木状的很少。因为广西桉树主要被用作造林树种各和经济树种,所以种植的都是一些速生性表现特别明显的品种。桉树的速生性很有特点,在最初的2~6年是它高生长时期,即光长高不长粗,平均年长高2~3米;桉树显著长粗的时期是在6~10年,平均年生长量在2厘米以上。但是桉农们出于经济利益考虑,在桉树长到三四年的时候就会对其进行砍伐,所以我们看到的桉树大都是“瘦竹竿”般的身材,它们还没来得及长粗。


桉树最早是作为绿化和观赏树被人们栽培。 桉树是桃金娘科桉树属的总称,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几个岛屿是其原产地。由于桉树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强,18世纪开始很多国家都从澳大利亚引种桉树,作为绿化和观赏树,后来人们逐渐认识到它的用途广泛并具有速生丰产的特点,桉树被更多国家广泛引种和利用。本图是1860年出版的植物学著作《发现号、幽冥号、惊恐号的南极植物探险:塔斯马尼亚花卉》中所配的桉树绘图。


我国桉树主要种分布图。 我国前后共引种桉树品种达300多个,目前,桉树已成为我国三大速生丰产造林树种之一,广泛分布在全国的20多个省市以及600多个自治区县,总面积达170万公顷。其中,广西桉树种植面积达3000万亩,位居全国第一。

广西是我国木材产量最高的地区,全国30%以上的木材出自广西,其中桉树功不可没,它用仅占广西约12%的森林面积。解决了广西80%以上和全国10%以上木材生产。


统计资料表明,桉树的产业贡献率非常巨大,特别是在木材加工和制浆造纸方面,以2011年数据为例,当年广西木材加工和造纸总产值约为1000亿元,其中由桉树创造的产值约为860亿元。


桉树在木材加工各制桨造纸产业方面,堪称劳苦功高。


桉树是非常好的造纸原料,多用于生产中高档产品。为了解决造纸业与森林资源稀缺的盾,“林浆纸一体化”是当今世界造纸工业普遍采用的发展模式。桉树是很好的纸浆材,桉本浆适应性好,纤维含量高,造纸性能好,多用于生产中高档产品。在广西大面积栽培的桉树,有很大一部分是被用于造纸工业的。图为一家大型造纸厂空地上堆积如山的桉木(摄影/何乃缘)。桉木经过切片、蒸煮、筛洗净化、漂自等步骤后,就可以进行抄纸了(摄影/吴德星)。

桉树的水分利用率高,它的碳吸存能力非常强。 桉树是一种很“节约用水”的树,在广西常见的桉树类、相思类和针叶类3类树种中,收获相同的生物量,桉树所消耗的水分只有针叶类树种的51%、相思类树种的81%。此外桉树的碳吸存能力特别强,广西约3000万亩的桉树人工林每年碳吸收量高达813万吨,相当于528万辆汽车在公路上跑一年的碳排放量。

图为被旋切成薄片正在晾晒的桉木片,桉本片晒干之后才能送到胶合板厂进行进一步加工(摄影/沈伟荣)。

“剿桉”先锋,广西上林……100多亩桉树一天之内被砍伐殆尽。 眼前是一支特殊的砍伐队,大约有三百多号人,手里拿着大砍刀或拎着锋利的油锯。与一般的伐木工人不同,他们身着各式制服,可以看出由公安、国土、林业、住建、农业、供电公司等多个部门的人员组成。刺耳的油锯声在耳边轰鸣,转眼之间,公路边一棵棵高耸挺拔的桉树在油锯的尖叫声中轰然倒下。这是一次由政府组织的“清桉”行动,在墙壁上我看到有县政府贴出的布告:《上林县人民政府关于限制桉树人工林发展的通告》。一个叫韦三木的油锯工告诉我,这些桉树还未成材,砍、锯都非常容易,一般情况下几秒钟就可以撂倒一棵。当天傍晚,一位负责人统计了“战果”――短短一天内上林县就砍伐了速生桉100多亩。 这是2014年6月我在广西上林县亲身经历的一幕,此后这样的场景在广西各地频频发生。从地方政府陆续发布的文件中我们就可以清楚感受到,一场猛烈的“限桉”、“禁桉”风潮已经席卷整个广西:2014年6用崇左市扶绥县发布了《扶绥县人民政府关于严格控制速生桉人工林种植发展的通告》;2015年2月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政府发布了《关于在全县范围内禁止种植速生桉人工林的通告》2016年1月南宁市发布了《南宁市退桉还耕及林地调整优化桉树结构工作指导意见》…… 我来到岭南进行田野考察,至今已经十多年了。从踏入岭南那天起,我就一直在关注桉树,十多年前八桂大地上大力推广桉树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日:2000年前后,在广西种植桉树可享受优先采伐、苗木免费、返还奖励等优惠措施;一些县政府鼓励机关干部带头植桉,规定凡投资造林200亩以上的干部,可带薪留职五年……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桉树种植在广西可谓如火如荼,一路高歌猛进,广西桉树的面积、生长量、蓄积量均占到了全国首位。而突然之间,风云剧变,广西多地骤然亮起了“限桉”、“禁桉”的红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政策突变、种下的桉树说砍就砍了?

“桉树在广西无处不在,它几乎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 不到广西,你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个外来树种竟然能如此广泛地融入这片土地,竟然能完全影响人们的生活。在广西,从政府官员到山野村民,人们就像关心股市一样关心桉树,关于桉树的每一个传言、有关桉树政策的每一次调整都会引发无比热切的关注和讨论。 桉树在广西的栽培历史并不算太久,1890年法国人将第一株细叶桉引种到龙州县,1916年后又相继引种了赤桉、柠檬桉、窿缘桉、兰桉、大叶桉等,零星种植在庭院及村旁、宅旁、路旁和水旁。20世纪70年代起,广西政府将桉树视为重要的经济树种倾力推广。到今天,桉树在广西几乎是无处不在,它像一张铺天盖地的网,把无数人罩在其中。 2016年2月底,我来到南宁市郊的一家苗圃。桉树苗们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仍然无忧无虑地成长着。经营苗圃的老蕈介绍说,目前桉树苗的价格是每株2-3元左右,因为大型林场具有较强的种苗优势,能够生存下来的民间苗圃除了精心培育良种外,价格一定要便宜,这样才能吸引桉农。谈到“限桉”、“禁桉”是否会让桉苗价格下跌,他说:“谁知道昵?先忙眼前的事儿吧。” 老覃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外出寻找桉苗销售渠道,苗圃里的事就请老周料理。老周是山东人,来广西六年,他为老覃管理苗圃,工期一个月,可以拿到5000元报酬。其他时间里,他找到的工作也多和桉树有关,栽苗、移苗、砍树等等,根据桉树的时令变化,他在每个阶段都能找到活。像老周这样专门为桉树服务的外省打工者遍布广西,可以说只要有桉树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我看到老周的一双手,因长期种树、砍树,已被树汁染成黑色。 在桉树林地附近,还衍生出一类依靠太阳生存的行业――晒桉。这是一个庞大的劳动群体。桉树收割之后,由旋切机旋切成一张张薄片,需要晒干,然后才能卖给胶合板厂。崇山峻岭之间,常常可以看到白花花的桉木片正在晾晒,有时绵延几公里,一排排一行行,十分壮观。晒桉人像吉卜赛人那样拖家带口,四处“赶场”,在炎热的阳光下辛勤劳作。采访中我得知,晒桉是“望天收”的活,遇到雨天就没法晒,若一直是睛天,则每人每月有三千多元的收入。 除了晒桉人,还有伐木工。在南宁七坡林场的连山分场附近,我看到十多个工人正在山坡上砍桉树。从四川来的杨师傅告诉我,他们可以拿到每亩近千元的报酬,如果老板要求运输的话,费用另算。 桉树的下游产业就是胶合板厂、中纤板厂和各类造纸厂,再延伸下去,还有化工厂、林业机械厂等。广西林业厅一位负责人告诉我,桉树的产业贡献非常大,在2012年底,广西桉树人工林的发展,直接为社会提供了82.5万个就业机会,培植木材加工企业15000家,其中产值规模超过2000万元的达到2000家。 “在广西,桉树就是农民的‘发财树’、‘摇钱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在来宾市采访时,陪同我的刘平说。他家有20亩地,以前种甘蔗,需要精心照料,砍运时更是辛苦,雇人来做每天1亩地就要100元的工钱,算下来每亩净利润最多200多元,后来改种了桉树,每亩地的纯利都在4000元以上。

“ 桉树是“抽水机”、“毒树”、“生态杀手”吗? 广西南宁良凤江国家森林公园覃建宁副主任告诉我,现在广西是我国木材产量最高的省区,全国30%以上的木材出自广西,其中桉树功不可没,它用仅占广西约12%的森林面积和16%的活立木蓄积量,解决了广西80%以上和全国10%以上木材生产,客观上保护了广西8000万亩生态林的安全,使其免遭砍伐。 尽管知道桉树会带来臣大的经济效益和林业效益,但在很长一段时问内我对桉树并无好感,因为一些从事生态保护的朋友曾对我历数桉树的“罪状”∶桉树是“抽水机”,桉树是“耗肥机”,桉树有毒等等。但经过3年来持续的采访调查后,我发现人们对桉树的了解还是太少,桉树问题的复杂性已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著名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曾发布了一篇《金光集团APP云南圈地毁林事件调查报告》,其中有一段是这么说的:“桉树单一树种的大面积种植,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对土地肥力和水分的过度消耗而引发的土地退化、生产力下降、地下水位下降、生物多样性减少、小气候变化在内的众多生态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核心是生物多样性的减少。” 2010年3月“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日经埋刘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5年以来,他参加过数次海南、广西等地桉树人工林的调查,调查中,有当地百姓对他反映,桉树人工林附近水库的水位连年下降。 另外,对于2010年发生在包括广西在内的西南五省区的大旱灾,很多人也认为是桉树带来的灾难。 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谢耀坚则认为桉树引发西南大旱的传言不能成立。他列举了一组数字来说明桉树并不耗水――每合成1公斤生物量(干重),松树消耗1000升水,相思、黄檀、香蕉、咖啡等树种消耗800升以上,而桉树只需要510升。崇左市扶绥县东门林场的场长苏勇则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桉树林也是森林,一样可以起到涵养水分的作用。”他还告诉我,崇左原是一个干旱区,自从种植了桉树,林场周边地区年平均降水量增加了152.5毫米,平均降雨天数增加了6.6天,年平均蒸发量减少75.3毫米。 桉树有毒吗?最引人注目的一起“桉毒”事件发生在2014年5月24日。广西上林县西燕镇拉欧庄村民卢某出现腹痛、腹泻、头晕等中毒现象,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是桉树的毒水渗入水窖所致。我在采访时也遇到了向我抱怨山上种桉树影响了水质的农民:“桉树不能种的,因为有毒。山上种了桉树后,溪水都变成黑色。”关于村民卢某中毒的原因,后来查明是因为他给自家桉树施了一种名为“呋喃丹”的农药,因为下雨农药渗入了水窖中,导致他发生中毒。对于桉树会让溪水变黑的问题,前梧州市林业局局长谢善高是这样解释的:森林比较茂密的地方溪水一般都会比较混浊,或呈黑褐色,因为树木的枯枝落叶长期在水里面浸泡,会释放一些单宁类物质,当浓度增大时,就会让水变黑。种桉树的地方因为森林比较茂密,枯枝落叶比较多,经过长时间水的浸泡,就会出现这个现象,但从来没有相关权威研究报告说桉树有毒。我采访了来宾市前林业局局长龙志,谈到桉树是否有毒,龙志回忆,1961年春,来宾各地流行麻疹及感冒、脑膜炎,当地政府要求村民用桉树叶煮水,大碗饮用。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喝过这种桉叶水,但从没听过谁中了毒。 那么桉树是否耗肥呢?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项冬云说,研究表明,桉树具有较强的养分利用能力,可消耗较少的养分而生产较大的生物量,其肥力消耗小于玉米、咖啡、马占相思等农作物和树木,桉树对土壤肥力的消耗远谈不上巨大。 项冬云对桉树的“毒害”问题还做出了总结。他说,2011年时任广西人民政府副主席的陈章良在七坡林场建立过广西首个桉树人工林生态定位研究站,综合研究桉树人工林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该项研究尚未得出最终成果,但从单项研究结果来看,桉树“抽机”、“耗肥机”、“毒树”三大罪状早已洗清。 既然桉树是“无辜”的,那么广西相关部门为什么还是要“限桉”、“禁桉”呢?

“桉树下为什么会“寸草不生”? 桉树林下“寸草不生”,这种现象确实是存在的。但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并非许多人认为的桉树“有毒”,会令其他植物躲避它生长;或是桉树是“抽水机”、“耗肥机”,耗尽了水肥,让别的植物无法生长。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大概有两方面:一是桉树种植过密。一般推荐桉树种植密度为每亩100棵左右。而许多桉农为了多种多收,将桉树种植得很密,有的―亩地种300多 棵,甚至种600棵的都有。密植的后檗就是郁闭度太大,透光性差,造成林下植物无法生长。 另一个原困则是除草剂的过度使用。正常情况下,桉树林下会自然生长“杂灌林”,但这种情况是桉农不乐意见到的。为了让桉树生长得更好,桉农通常会以人工除草或化学除草的方式来除草。人工费一天要一百多元,大部分桉农承受不了,只能使用除草剂。除草剂的杀伤力是巨大的,杂灌林就可能会被彻底催毁,不留一点绿色生机。 还有一种情况是看上去“寸草不生”,实际上是地表有枯枝落叶覆盖,遮挡了杂草。这是好事,地表有枯枝落叶层可以减少水土流失,此外枯枝落叶腐烂分解还能提高地力,为了促进林木生长,枯枝落叶是不需要清理的。如本照片所示。

“ 长得快、生命力顽强不是“我”的错,种植和管理混乱就是“你”的不对了。 南宁树木园总工程师廖克波开着越野车,带我行走在南宁市那洪镇,我看到漫山遍野的桉树长得非常旺盛。廖工说,广西雨水多,阳光足,气候炎热潮湿,桉树扎根广西后,如鱼得水,它的“个性”得以充分显示出来,而人们在利用桉树“个性”方面也几乎做到了极致。 桉树的第一个特性是“疯长”。据廖工介绍,桉树快速生长期可达十年,而且具有早期“高生长”快于“粗生长”的特点,高生长最盛期为2-6年,平均年长高2-3米,胸径生长最旺盛期在6―I0年,平均年生长量在2厘米以上。一棵30厘米高的幼苗栽种下去,一个月可长1米多高,当年就可以长到8米高。为了获得最大经济效益,许多桉农经常在桉树生长到第3年后就砍伐,最多等到第4年,让桉树生长到第5年的几乎没有。因为3年树龄的桉树和4、5年树龄的桉树粗细差不多,售价也没有太大差别。所以在广西,桉树往往还来不及进入胸径生长的旺盛期,就被砍伐了。与之相对,世界另一个种桉大国巴西,桉树限定的砍伐期是7-8年;在桉树的故乡澳大利亚,桉树生长周期更可长达数十年。听了廖工的话我才明白,为什么在国外会看到粗壮的桉树,而在我国看到的桉树都是一副瘦瘦高高的身材。短期轮伐的结果,造成了我国桉树林地效益不高,浪费惊人。林业专家介绍,中国桉树林地每亩产量约为1立方米,仅为巴西的一半,巴西平均下来有2立方米,好的可以达到4立方米。此外,过于快速的轮伐,就会让长期种植桉树的土地呈现出惊人的耗水量和耗肥量。 桉树的另一个特性是“顽强”。桉树砍伐后,留下树桩。这时,桉农无需重新购买桉苗,因为树桩还能够发芽!廖工告诉我,在桉树的根颈上长有木瘤,它可以贮备营养,并能萌发新芽,而且即便火烧也不会烧死木瘤。利用桉树的这个特点,桉农们发明了一种破坏性的种植方式――“炼山”,桉树砍伐后,一把火将山坡烧光,省去了锄草、去杂的步骤,过火后的灰烬还能给新生长的桉树提供肥料。桉树可以挺过“炼山”继续生长,可山林里的其他植物却只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长此以往,在桉树生长的地方就很难看到其他植物的身影了,对生态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此外桉树还非常“省心”,除了种植早期施一两次肥,以后它基本上不需要人照料。现在农村的青壮年都在外地打工,如果种庄稼,则需要不断地进行田间管理,种桉树就省事多了,种下之后就可以外出,留守老人在家看着就行,于是许多人就在家里的耕地上改种桉树。廖克波说,广西十多年来高速发展的桉树种植,在各方利益驱动下,已呈现出“大跃进”式的无序和混乱发展。农民把桉树种在耕地上,势必会影响其他农作物的生长,从而影响了农业产业。首先受到伤害的,就是甘蔗业。广西突然限桉禁桉,其背后也有着甘蔗产业与桉树产业之间的较量。 在前往柳州、来宾采访的路上,可以随时看到两至三年的桉树林,它们与甘蔗互为“邻里”。同行的朋友侯建军曾在这里挂职,他告诉我,许多农民弃蔗种桉,糖蔗种植面积大幅下滑,使得蔗糖的原材料紧张,整个糖业受到了冲击。2016年2月,我在宜州市三岔镇采访。这里正在举行桉树整治改种甘蔗现场会。为完成2016年全镇甘蔗面积达4200亩以上的任务,必须大量砍伐桉树,改种甘蔗。为补农户损失,原桉树地种甘蔗,每亩补贴机耕费300元;原玉米、木薯等地改种甘蔗,每亩补贴机耕费150元。 像三岔镇这种情况在广西的许多乡村都在发生。但这样下去很可能会面临着这么一种局面:政府要求退林还田,可是村里劳动力大部分都在外打工,无论是种甘蔗,还是种其他农作物,都无力进行田间管理,在土地暂时无法流转或承包给公司经营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种桉树;如果强行限制不许种桉树,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地里什么都不种,最后撂荒。能有什么办法打破这样的困局吗?


生态种桉---生态、生意“两手抓”,两手都可以“硬”。 2016年3月12日,我到达横县马岭镇的时候已是午后,天空中下起小雨。我和张雪群约好,在她的草药合作社见面。当我进入合作社的院子,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草药味,一堆晒干的草药有4米多高,小张告诉我,这是鬼针草,是一种常用中药,有清热解毒、散瘀活血的功效。 小张骑着电瓶车载着我来到一片桉树林,我看到桉树下面是长势蓬勃旺盛的植物。小张说这里有两片区域,一边是林间自行长出的鬼针草,另一边是人工种植的草珊瑚。我仔细 观察这片桉树林,三年多树龄,再过一年半载即可砍伐。我又拿出卷尺迸行测量,间距为2.5米乘以3米,很标准。小张说,只要严格按照这个尺寸种桉树,就绝不会出现所谓“抽水机”、“耗肥机”的现象。 小张介绍,鬼针草是野生的,不计成本。草珊瑚第一年下种,次年就可采割,亩产750-800公斤,从第三年开始逐年增产,最高可达1500公斤。鲜草价格每公斤3元,干草每公斤8元,减去成本,每亩一年有3000一4000元收入。除了鬼针草、草珊瑚,小张还打算种植穿心莲、金花茶、金银花等著名的中草药。 我不由想起自己采访过的一个美丽乡村,钦州市灵山县陆屋镇松木山村。松木山村土地资源丰富,气候湿润,非常适宜种植甘蔗,出产的甘蔗也因为品质好而非常有名。但哪怕在甘蔗销售最好的那几年,村里人也并没有把所有土地都用来种甘蔗,而是多种经营,分出一部分地种木薯、湿地松和桉树等。到后来,桉树又变得紧俏好卖,而松木山村人不为所动,依旧坚持多种经营模式,继续划出地块儿来种木薯、甘蔗、湿地松¨¨¨还注重发展林下经济,在桉树林下散养土鸡等。现在,这里依旧山清水秀,多种经济作物协调发展,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一栋栋小洋房依山而建。 回顾松木山村的发展历程和桉树的遭遇,我不由感慨:无论是鼓励种桉还是限桉禁桉,我们都需要一种严谨的科学态度。任何一窝蜂的鼓励与禁止都是不可取的。科学种桉,并从立法的角度来进行管理,比如,禁止在耕地、水源等地种桉,延长轮伐周期,控制植株的密度等等,这才是正确对待桉树的态度。桉树本无罪,却由“摇钱树”沦为“妖树”,细究起来,哪一样不是我们人为的因素昵?种桉树赚钱了,就盖楼房买小车,喜笑颜开;因为管理不善生态出了问题,就骂“畜牲桉”,说桉树坏了地脉,这样的态度真是让人又可悲又可叹。

如果只追求经济利益,不当种植和采伐桉树,很可能会造成生态灾难。 如果单一树种大面积推广种植,再加上不当经营管理,其结果有很大可能会发生生态灾 难。目前在广西尚没有大范围内因种植桉树导致生态问题的案例,但在我国另外一个种桉 大省云南的一些山区,桉树带来的生态问题确实已经出现,图片拍摄于云南普洱阿卡山。 摄影/李小龙


“ 合理经营、科学种植,桉树也可以成为太自然画卷中优美和谐的一笔。 最近十多年来,广西的桉树种植已呈现出无序、混乱发展的态势,人类的栽培管理不当, 造成了生态环境问题,反倒让桉树背上了“抽水机”、“耗肥机”、“毒树”的骂名。其实,在一些科学种植、合理经营的桉林里,我们看到的是 绿草茵茵、树木葱茏、农人怡然、飞鸟自在的和谐一幕。摄影/李德康



主办单位: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广东·湛江]

Copyright © 2012  ICP备案号:粤ICP备13016617号

地址:广东省湛江市人民大道中30号

邮编:524022电话:0759-338281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